中共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第二届委员会介绍

经集团第二次党员代表大会2013年1月15日选举,高新区党委2013年2月1 日(甬高新党〔2013〕9号)批复同意,根据党委二届1次会议精神,确定(按姓氏笔划排序)王春亚、王掌权、戈明亮、冯全宏、罗全民为集团第二届党委会委员,其工作分工如下:


党委书记冯全宏,主持党委全面工作;
党委副书记王春亚,负责党委日常工作和组织工作,分管党委办公室;
党委委员王掌权,负责宣传工作;
党委委员罗全民,负责纪检工作;
党委委员戈明亮,负责指导工会、团委工作。

集团第二届党委会委员任期五年,至2018年1月止。

围海集团工会组织构架现状图

围海集团团组织架构

2019 围海集团版权所有
浙ICP备12046127号-2

新闻中心集团新闻
服务热线:0574-87436666 | 企业邮箱

集团新闻

  后一篇 筛选新闻内容

关于近期ST围海公告中若干问题的澄清和情况陈述

2019-12-15通讯员: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鉴于浙江省围海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当前状况,和近期发生的若干问题,我司作如下声明:

一. 关于ST围海2019年12月13日《关于公司公章、财务专用章等重要办公资料失控的公告》中不实内容的澄清。

1、围海股份公司财务章等物品的交接,是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根据目前处于特殊时期情况,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围海股份公司银行发起U盾、支付密码、授权密码仍由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自行管理)。但财务总监后期迫于某些压力,给出了不同的描述。

事情原委如下:

因2019年12月24日围海股份公司将召开临时股东会,现有全部董事、大部分监事面临被免职及被更换,为保障围海股份公司的正常运营及平稳过渡,同时,加上时至年底,维稳工作艰巨并突显,因此,宁波市高新区管委会在2019年12月6日召集包括围海控股公司在内的相关股东各方共同召开的工作联席会议上,明确提出了对围海股份公司“维稳工作的原则与机制”, 并就共同加强围海股份公司过渡期资金管理达成共识,其中就包括对围海股份公司的回笼资金要专款专用,优先用于农民工工资、员工工资、施工项目的流动资金等,并对“围海股份公司建立银行、资金、维稳的专人专办机制,事项到人,责任到人。围海控股公司予支持和配合”做出了明确规定。

2019年12月12日,围海股份公司收到部分回笼资金,现任董事长仲成荣系第二大股东,当即要求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在当日将其中1.1亿元拨付至其指定帐户,优先偿付其单方款项,而这一做法明显与前述联席会议关于回笼资金专款专用规定不符。控股股东围海控股公司提出异议,要求推迟该笔付款,或支付部分比例,主要资金应专款专用,优先用于农民工工资、员工工资、施工项目的流动资金等付款。

由于控股股东围海控股公司与第二大股东之间就款项使用及支付存在分歧,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感觉到工作压力,为此,12月12日下午及12月13日上午,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主动提出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交与围海控股(围海股份公司银行发起U盾、支付密码、授权密码仍由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自行管理)。在这种情况下,12月13日上午,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委派董事长助理冯婷婷女士等作为代表与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达成合意后,按约定进行了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围海股份公司财务总监亲笔书写了交接清单,围海控股代表在交接清单上进行了签字确认。

由此可见,围海股份公司的相关印章及银行复核U盾等物品的交接,是各方协商一致的结果,而不是任何个人单方采取暴力抢夺或实施非法行为的结果,更不存在限制相关人员人身自由的情况。

12月13日下午,围海控股公司委派代表与围海股份印章保管员进行公章交接,全程为正常交接。围海股份公司印章保管员书写了交接清单,围海控股公司代表在交接清单上进行了签字确认。不存在公告中的相关描述。

在交接清单签署后,因围海股份公司个别人存在异议,围海控股公司就公章、财务章和U盾交接工作在当天下午及时向宁波市高新区管委会经济发展局、宁波证监局进行了汇报。

2、关于黄晓云先生完全未参与相关公告所述事项的实情

12月13日,围海股份董事候选人黄晓云先生从未参与上述两次资料交接过程,对事件过程完全不知情。黄晓云先生已向围海股份董事会去函,同时抄送宁波证监局、深证交易所,要求围海股份公开公告,对其道歉,消除对其不利影响。

二.  自11月25日,监事会同意召开2019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后,少数现任董事会成员不正当行为的揭露。

在控股股东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后,近期董事会和高级管理层人员做出了一系列不正当行为,直接损害上市公司利益。

1、制造所谓“高管黄金降落伞”,持续损害上市公司利益,为上市公司运营制造障碍。据悉,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先生,董事、总经理陈晖先生,违反《深交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再融资时所作的承诺》,未经过董事会薪酬委员会同意,于2019年12月,安排上市公司与管理层签署《劳动合同补充协议》,规定高管可以单方面辞职,上市公司必须无条件支付巨额赔偿金。截止声明发表日,上述“劳动合同补充协议”未进行董事会表决,也并未对协议内容进行详细披露。董事会秘书马志伟对以上行为均知情。据员工反映,仲成荣还在管理层会议,要求高管在2019年12月24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前,集体辞职。这种行为(1)动用上市公司大额资金赔偿高管涉嫌损害公司及投资者利益。(2)明显涉嫌利益输送。(3)高管涉嫌违背对企业的忠诚勤勉义务。(4)涉嫌违反劳动法律规定,非企业过错原因员工单方面辞职,本应在劳动法律规定的企业免于赔偿补偿范畴内。(5)涉嫌存在以高额赔偿诱导高管辞职以扰乱企业正常经营秩序嫌疑。涉嫌违反了《公司法》、《深圳证券交易所中小板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中对上市公司董监高勤勉尽职义务的规定,更损害了上市公司以及绝大多数股东的利益。作为大股东的权力和义务,为了保护大多数股东,尤其是中小股东的利益,我们必须站出来对这样的行为给予指出和严厉谴责。

2、发布不实信息,未尽到保证上市公司所披露的信息真实、准确的义务。如在2019年12月3日ST围海举行的媒体见面会上(此内容已经公告),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对媒体说“前任董事会、管理层大门紧闭,不与外界机构合作”。但实际上控股股东、前任董事会、管理层积极引进有实力的战略投资人,如2019年5月24日发布公告控股股东与宁波交投签署《股份转让框架协议》,且控股股东于2019年6月-11月一直在积极对接洽谈国企央企背景的战略投资者,并早已和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同步。又如,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先生在媒体见面会上说“文创事业部未产生任何利润,未对上市公司产生任何贡献”,而事实上,上市公司2018年《年报》明确披露文创事业部投资企业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收益达1932万元,分红473万元;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在媒体发布会上阐述第六届董事会产生后,上市公司股价表现良好,但实际上本届董事会当选8月16日时ST围海收盘价为4.48元,到我司向董事会提请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之11月12日,股价已经持续暴跌至3.27元,实际下降幅度高达27%。而同期深交所中小板指数已从5673.09上升到6203.06,涨幅为9.34%。

二股东仲成荣作为董事长,在当选董事长的前三个月兼任董事会秘书。现任董事会秘书马志伟,于2019年10月29日由董事会聘任成为董秘,他们直接负责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而近期上市公司信息披露工作上,屡屡涉嫌“信息未披露,未及时披露,未充分披露”甚至是“虚假披露”的情况。在大股东看来,这样做可能是由于其工作的不专业,但也不排除是某些人为了私利故意为之。作为大股东,我们有义务提醒中小股东提高警惕,并希望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

还需要补充指出,现任独立董事均不能指出上述一些非常明显的问题(如前两次媒体发布会相关公告中仲成荣关于股价的描述),他们又是否勤勉尽责,是否值得股东信任值得考量。

3、关于“内部人控制”的问题。内部人主要是企业经理人员,也即公司的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可以基于其在权力上的优势而对公司的人事、业务及决策即对内部人施加支配性的影响。这种影响使得公司无法与内部人在人员、财务和资产上分开,失去了自己的独立意志。内部人在法律上或事实上逐渐掌握了公司的控制权和主导权,寻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忽视甚至损害(其他)出资人及公司利益的现象即内部人控制问题。现任董事会与总经理形成内部人控制。最明显的表现之一是依靠恐吓和强迫的手段,于2019年11月18日要求现任管理层签署《告知函》并通过上市公司公告,在《告知函》中,总经理声明携全体高级管理人员与第六届董事会共进退。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内部人控制的结果可能导致除内部控制人外的其他股东利益均受损。

三. 关于本次临时股东大会

由之前的阐述和澄清的若干事实可见,现任董事长仲成荣先生并非如其在之前媒体发布会宣称的“代表中小股东利益”,而是恰恰相反,他并不能代表中小股东利益。对于任何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作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我司有义务采取合理合法的措施,敦促现任董事会、高管保护上市公司利益。

本着对中小股东、广大股民负责的态度,我司有必要对12月24日即将召开的临时股东大会进行风险提示,希望各方协同,确保临时股东大会能够合法合规如期顺利召开。

1、希望各位监事勤勉尽责,不要无故辞职或违反或以其他理由,不履行职责。希望监事会、监事按照法律法规,履行职责,主持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2、希望董事会、监事会、上市公司管理层和其他人员不要制造各种事端,阻扰临时股东大会顺利召开,阻扰股东顺利表决。

3、希望相关人员、组织不要找理由推迟或取消临时股东大会的召开,发布临时股东大会推迟或取消公告。

4、希望相关人员、组织不要制造言论,恶意抨击控股股东,误导舆论和公众,或误导中小股东否决议案。

5、希望相关人员、组织不要对议案延迟表决或干扰表决。

四. 关于平稳过渡的要求

在相关政府部门“平稳过渡”的指导精神下,以上市公司、广大股民利益为重,我司要求上市公司现任董事会、监事会、高管,在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前,尽职尽责,保持公司的稳定,避免以下行为的发生:

1、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为;

2、消极怠工不作为,影响公司正常运营;

3、在工作交接过程中设置障碍。

围海是拥有三十余年历史的优秀上市公司,是拥有多种核心建筑资质和工程能力的优秀企业,是拥有优秀员工的坚强团队,虽然近期遇到各类困难和问题,但是未来可期,愿各位共度时艰,勇往直前。

本声明我司要求围海股份对外公告披露,我司将抄送宁波证监局、深圳证券交易所。


浙江围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2019年12月15日